《新性權利與性責任法案》

《新性權利與性責任法案》 

 

Lester Kirkendal 

 

法學博士   趙合俊譯   

 

 

 

就“性革命”的重鎮美國而言,性權利的話語在20世紀70年代變得彰顯起來。人文主義者(the Humanists)在“性革命”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美國人文主義者聯盟(the 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曾要求著名性學家、Oregon大學家庭生活教授Lester Kirkendall起草了一份性權利法案,並征得一批人文主義者(其中許多人站在人類性學的前沿)的簽名。這份性權利法案發佈在1976年1~2月的The Humanist雜誌上,名為《新性權利與性責任法案》(A New Bill of Sexual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1

 

 

 

             在人類(以往)的行為中,性的適當位置被否定了太長太長的時間。肉欲或者被神秘與禁忌所遮蔽、所包圍,或者受到遠遠超過其對生活完滿性貢獻的歡呼。人類的性的滿意度在漸次增長,以至於生活本身也變得更有意義。通過強調性對有意義的生活的貢獻而提高性的品質,這樣的時代到來了。

 

          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這樣的願望:只要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就不必擔心不想要的懷孕或性傳播疾病。只要生殖仍然是一項重大選擇,只要女性仍然臣服于男人,將性表達限制在夫婦之間或單偶制婚姻中就是有意義的。在婚姻切實可行的地方,雖然我們將之視為珍貴的人際關係,但我們相信其他的性關係同樣富有意義。在任何情況下,人類都應當有權表達其性欲,也有權進入在他/她們看起來是適宜的(性)關係,只要他/她們沒有傷害他/她人或干涉他/她人的性表達權。不過,這種新的自由,應當有一種倫理責任相伴隨..

 

 

 

(全文詳見附件)


1 资料来源:http://www. americanhumanist.org/about/sexual-right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