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古代性學史(公元前3000—公元1492年)

 

性學史

 

 

 

世界古代性學史(公元前3000—公元1492年)

 

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之性學發現與發明

 

 

 

鐘金華[1]    崔玉芬[2]    阮芳賦[3]

 

 

 

摘要

 

 

 

由於歷史偏見,性常常被看成是污穢的、不可告人之事,以致這一重要文化遭扭曲、塵封。然而問起多數人,我們很容易就認為20世紀的60年代是最早開發性的時代,然而常常被我們認為是現代的發明,其實祖先老早就已發現及發明。藉由相關文獻的回顧,喚起我們對老祖先智慧結晶的讚嘆,也為老祖先所傳承下來部分錯誤的觀念與現代科學作一番修正、檢視。在此文本中,性愛發現之旅包含性功能障礙、因割禮對血友病的認識、胚胎性別的爭論、遺傳學、優生學、同性戀、嚴格的性行為規範、墮胎、性病、性學論述。性愛發明之驚艷包含性交姿勢、避孕、驗孕劑、春藥、接吻、化妝品、淋浴設備、香水、健身房、衣飾、最古老的妓院路標、最古老的圖畫目錄、時鐘、召妓代幣、世界第一家銀行、貞操帶。許多性學歷史的演變從現代人權、醫學、科學觀點看來或許是驚艷、荒誕,但也因為歷代對「性」有這麼多論述、推廣,甚至加以禁止,更能體現「性」在社會中具有莫大的影響力,也是人生必須碰觸到的課題。屏除成見,加入更多寬容與積極,性學的境界方能提升。

 

 

 

 

關鍵字:性學;性學史;古代;發現;發明

 

 

 

 

 
 

 

The History of Human Sexuality in the Ancient World (from 3000 B. C. to A. D. 1492)

 

The Sexological Discoveries and Inventions in the Ancient Greece, Rome and Egypt

 

 

 

Chin-hua Chung[4]  Yu-fen Tsui[5]  Fang-Fu Rnan[6]

 

Abstract

 

Because of historical prejudice, sex is often considered to be filthy and can’t be talked about in public. So this crucial culture has always been distorted and sealed for a long time. It’s easy for us to think the early 60’s in the 20 century was the earliest times when sex was explored as we ask the majority of people. Therefore “sex” was thought to be a modern invention. In fact, our ancestors have discovered and invented it at an early age. Through the retrospect of former related documents, it arouses our admiration to the wisdom of our ancestors. On the other hand, by means of modern science,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investigate and correct some errors inherited from our ancestors. In this article, the discoveries of human sexuality include sexual dysfunctions, knowledge of hemophilia from circumcision, arguments on embryo’s gender, genetics, eugenics, homosexuality, puritanical norms of sexual behaviors, abortion, venereal disease, and treatises on sexology. The invention of sexuality include the positions of sexual intercourse, contraception, pregnant testing, aphrodisiacs, kissing, cosmetics, equipment of shower, perfume, gymnasium, clothes and ornaments, the oldest signpost of brothel, the oldest catalog of paintings, clock, payment tokens for prostitutes, the earliest bank of the world, and chastity belt. Many evolutions in the history of sexology, from the points of modern human right, medicine and science, may be unbelievable even absurd. Yet, there have been so many relations, encouragements, even prohibitions about sex for generations that “sex” appears to have great influence on society, and it must be touched upon in our life. By getting rid of our prejudice and adding more tolerance and positive attitude can the boundary of sexology be elevated.

 

 

 

 

 

Key word:sexuality;history of sexology;discovery;invention

 

 

年    代

時  期

ca.20~1萬年 B.C.

舊石器時代

ca. 5450-3850 B.C.

新石器時代

ca. 4500-30 B.C.

古埃及

ca.1650 B.C.- 338 B.C.

古希臘時期

ca.8世紀 B.C.- 2世紀 B.C.

古羅馬時期

ca.2世紀 B.C.- 30 B.C.

羅馬共和國

ca. 30 B.C.- 476 A.D.

羅馬帝國

ca. 395 A.D.- 1453 A.D.

東羅馬帝國
基督教世界

1492 A.D.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美洲

ca. 1450 A.D.- 1600 A.D.

文藝復興時期

前言

 

人們為了探索對所處世界的理解而提出了各式各樣的問題,科學的真諦就在於它正是這種持續而又永無休止的解答問題的過程。科學的歷史曾先是科學所面臨的問題以及解決(或試圖解決)這些問題的歷史(恩斯特‧邁爾,1990)。性學是科學的一部分,也是人類亙古以來永遠不變的生活需求,因為有需求,所以有了發現及發明。

 

從來沒有人發明性與愛,但這卻是人類發明的最大原動力之一。並非只有現代人才會想要使自己更性感,我們的遠祖同樣拼命想要改善外表,和現代人一樣想盡辦法挑逗對方。例如法老王的奴隸曾因化妝品用盡而罷工;時髦的古羅馬女人,還會把鬥士的汗塗在身上……。

 

至於改善性生活的方法,我們的祖先早有許多發明,而現代人才剛開始重新發現。如女用保險套及驗孕劑,甚至口服避孕藥,都的確是古代的發明。而祖先在性學上的發現及發明,奠定了後代科學、醫學的進步,讓人類在享受性愛的同時,可以無後顧之憂享受科學帶來的安全及便利。

 

「性(sexual)」不只是一個生物學上的事體,而有心理學上、社會學上、文化學上的上多個層次,並且這不同的層次間有複雜的內部關係,所以人的「性」即是一個生物、心理、社會、文化現象(阮芳賦、林燕卿,2003)。「性學史」可以包括性的自然史、性的認識史和性的社會文化史(阮芳賦,2005)。依性學的脈絡,本文討論「性愛的發現與發明」的主要重點,朝向生物、心理、社會、文化多面向研究及整理。性學領域包羅萬象,難免有所遺失,敬請不吝賜教,以便未來加以補正。

 

本文主要針對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的性學成就加以整理、研究,並無列舉其他地區的輝煌的性學史。本文時間點切至公元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為止。現在讓我們一起進入世界古代在性學領域上發現與發明的輝煌殿堂……。

 

性愛發現之旅

 

一、  古老的災難性功能障礙 

 

古埃及卡亨紙草書(1900B.C.),是現今留存最早的醫書。書中記載古埃及婦女有生殖器官刺激性毛病,載錄「陰唇有病」、「子宮脫垂」或可能潰瘍的記錄:「一個婦女有背痛和大腿間下墬感,這表示她的子宮脫垂。」紙草書對男人性問題的記載也不少,其中包括有長年性陽痿症。當時的醫生即已知婉轉地描繪病人「無法履行他的職責。」(丁山、吉大豐,1994)

 

人類自古有歷史以來,陽痿即是一個毀滅性的問題。《聖經》〈創世紀〉第二十章第三節記載,亞比米勒染指亞伯拉罕的妻子,上帝在夢中對亞比米勒說:「你該死!因為你娶了別人的妻子。」上帝因此以陽痿懲罰亞比米勒人,讓他們失去性功能,像活死人般(丁山、吉大豐,1994)。公元前2000年古埃及的紙草書曾記載,陽痿有自然與超自然兩種類型:前者是自然發生,後者是受到魔鬼符咒與魔力,造成男人無法進行性行為(簡邦平,2005)。世界上最早的醫書—古埃及卡亨紙草書也記載了醫生對長年性陽痿症的診斷。希臘的醫藥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7B.C.)曾描述,許多塞西亞(Scythia)的富人經常騎馬而得陽痿,而窮人靠雙腳旅行,所以不會得到。(簡邦平,2005)

 

公元4世紀,希臘的亞里斯多德(Aristotle,384-322B.C.)解釋勃起的原因,因為有三條神經分支攜帶元氣與能量給陰莖,氣體由身體逆流到陰莖造成勃起,「性興奮是因呼吸而起,陰莖可證明,充氣讓他由小變大。」一直到16世紀,才有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A.D.)質疑這種「充氣」觀念,他觀察到從一位絞刑男士的勃起陰莖流出來的是血液,而不是流傳甚久的氣體。但這個破天荒的發現並沒有馬上流傳出來,因為他的手稿直到20世紀初才得以重見天日。達文西的手稿還記載著一項特別的觀察心得:「陰莖並不會聽從主人要它勃起或萎縮的命令。相反的,當主人沉睡時,陰莖會自主的勃起。應該這樣說,陰莖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是超乎任何想像之外。」這是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礙男士的寫照,極可能是描述他自己或者他的情人(簡邦平,2005)。達文西的論述也就是說陰莖有它自己的意志。主人睡著時,它就醒著;而經常在主人清醒時,它又睡著了!

 

普雷帕斯(Priapus)是希臘神話中的男神,擁有一根超乎尋常的巨大勃起陽具,而被奉為守護神。公元1824年首先報告陰莖持續勃起症(Priapism)的國外考而偉醫師,就以這希臘男神之名形容這種疾病,沿用至今(簡邦平,2005)。

 

二、  因割禮對血友病的認識 

 

羅馬時代晚期,猶太作家曾經建言,任何男孩如果已有兩位兄長在割包皮之後因為流血致死,那麼這個男孩應該得以免除手術。即使男孩與兄長為同母異父,這項規定也應該沿用。這證明了猶太民族對血友病的認識,一切源於後來發現在性聯疾病的X染色體受損基因,在20世紀之前,猶太民族這個建言一直是無人可比的(班布理基,2004:17)。

 

三、  胚胎性別的爭論 

 

在眾多的希臘哲學家中,以安納薩哥拉斯(Anaxagoras,500-428B.C.)為首的想法指出,嬰兒最終的顯現性別,在受孕當時已經決定了,因為在孩子生成的當下,其實有某種關於性別的生殖細胞會同時輸入胎兒體內,安納薩哥拉斯相信,生成嬰兒的種子來自父親,母親只是單純提供嬰兒生長的環境,所以他主張父親在一開始就全權主宰了嬰兒的性別(班布理基,2004:18-22)。

 

恩培多克利斯(Empedocles,490-430B.C.)則抱持相反的理論,他認為胚胎在受孕時,完全不具有性別,之後才根據環境變男或變女。恩培多克利斯主張熱的子宮會生出男孩,冷的子宮則生出女孩。據稱,其他許多外在因素也會影響生男或孕女,但僅限於俚俗之說,比如天氣,或飲用水的溫度,或性交的時機等等。恩培多克利斯的想法變得極具影響力,而且確確實實登上了主流地位,一直到性別分化機制終於被人所發現,狀況才改變。不過環境可控制性別的想法,也確實具有幾分真實性(班布理基,2004:18-22)。

 

亞里斯多德在《動物生成》一書有大半的篇章,都在討論為何有些應嬰兒會變成男孩、有些會變成女孩。書中提出性生物學的中心問題:男人與女人有什麼不同?又是如何變得不一樣?在書中某處,亞里斯多德表示:「女性為男性的相反。」就好像男與女士完全相反的對立物,共同構築了人類的族群。不過亞里斯多德又在其他地方,把女人描述為男人的某種變形。亞里斯多德首先觀察到,胚胎似乎在相當晚期的發展階段,才會真正擁有性別(人類約為六週),他認為胚胎的性別在發育早期明顯尚未決定。這表示胚胎在受孕當時並沒有性別,而是稍後才以某種方式發展出來。亞里斯多德對於胎兒性別由環境決定的想法,並未給予太多關注。因為這裡論根本無法解釋女人為何孕育出龍鳳胎。亞里斯多德則傾向第三種想法:性別可能是注入胎兒裡面的。這是德謨克利圖斯(Democritus,460-370B.C.)提出的,其中牽涉到父母雙方生殖力量的鬥爭。概念如下:男性精液會試圖讓胎兒變男,女性精液則試圖讓胎兒變女。因此胎兒性別的決定基礎,得看哪一位親代的精液能夠從怪異的競賽中勝出。這的確是十分有民主思想的概念,重要的結論得自於公平的競爭(班布理基,2004:18-22)。

 

四、  遺傳學 

 

恩斯特.邁爾(1990)在《生物學思想發展的歷史》對於古代遺傳學有許多論述。他提到遺傳學相關資料顯示,荷馬(Homeros,公元前12-前11世紀)的《伊芳裡亞德》史詩或其他史詩的道統—其中兒子繼承父親的英雄器質是理所當然的—人們普遍接受了遺傳原則;雖然古希臘哲學家對雙親的特徵是怎樣傳遞給後代的僅僅只有很模糊的認識。關於生殖和遺傳的思想對後世影響最深遠的是希波克拉底和亞里斯多德。

 

希臘醫藥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講過,從身體各個部分產生的「種子物質」由體液運到生殖器官(見亞里斯多德《動物繁殖》)。受精作用就是父母的種子物質互相混合。身體各個部分參與種子物質的形成可由藍眼個體產生藍眼兒女和禿頭個體的後代也變成禿頭的事實來證明。如果身體的某些部分是不健康的,其後代的相應部分也可能是不健康的(恩斯特‧邁爾,1990)。

 

這種胚種廣布論(Panspetmy)或泛生論的觀點顯然是安納薩哥拉斯首先提出的,而且至少直到19世紀末也還有人相信它,包括達爾文。如果相信用進廢退的作用或其他任何形式的獲得佳狀遺傳(從希波克拉底時代直到19世紀幾乎每個人都相信它)就勢必會接受這一觀點。軀體(表現型,體質)形成並透過它形成種子物質(精子,遺傳型),然後直接透過生長發育再一次轉變成下一代的軀體這樣的輪流交替也是泛生論的特點,這概念一直基本保持了下來,直到19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才首次遭到反對(恩斯特‧邁爾,1990)。

 

亞里斯多德是古代人中對繁殖問題最感興趣的,他曾在他的主要著作之一專門討論動物的繁殖。他還以另一著作《動物的解剖》討論變異和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