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激情 Freud怎樣尋找到潛意識

性學書摘 

                             精神的激情  

      Freud怎樣尋找到潛意識

                                             池元蓮

       

   [引言] 有一天,我在家裡的書架上找書,找到書架的最下層,我的眼睛被一本英文小說的名字吸引住:“The Passions of the Mind”!

這本小說我在很多年前是看過的,只是故事內容已記不得了。我好奇地把這本已褪色的書拿出來翻看一下,原來小說是講述Sigmund Freud(西格蒙佛洛伊德 ,1856-1939)的人生故事。再看書的出版時間,竟然是遠在1971年。在過去的30年來,我曾經多次搬家,每次都得淘汰很多的東西,有的時候書本也不例外。但這本書竟然幾十年跟著我東搬西遷,可見它在我的心裡占有不捨割愛的地位。

從我年輕的時代開始,我就是潛意識的信徒,但從來沒有深入研究它。我對

Freud的常識也停留在普通一般的水準:我知道他是精神分析的創立人;他是第一個提出潛意識的存在的奧國醫學家。可是,到了今天,我對Freud的興趣比以前濃厚多了。原因是,Freud在世紀更換之際被美國的時代雜誌膺選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他的重要性僅次於Einstein(愛因斯坦)。Freud被選的理由是:他的思想改變了世人“怎樣看自己的方法”;他的學說,不管是多麼的富有爭議性,早已成為整體的社會思潮風氣。

於是,我把“The Passions of the Mind”重新看一次。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 ,小說的內容是那麼的精彩,而且資料都是正確的。作者Irving Stone整整花了六年的時間做研究工作;他除了遍讀Freud的著作全集23冊以外,還親身到維也納、蘇黎世、倫敦…等城市去訪問那些曾經跟Freud一起工作過的人。由於小說裡面的語言簡單生動,長長的920頁看起來沒有叫我發悶的地方。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先把英文小說裡面最重要的部分挑選出來,三番四次地讀了多遍,讓我的腦子把原文的內容吸收進去,在那裡進行被篩選、轉化、溶結的過程。然後我像Freud挖掘潛意識那樣,把溶化成中文的資料再摘要地抽取出來。

    如果你是一位對潛意識感興趣,但又不願意花大量的時間去苦讀Freud的23冊著作全集的人,這篇“精神激情¾Freud怎樣尋找到潛意識”的文章是應該適合你看的。

 

[我把文章內大部分的名字保存其西洋原文,並不每次都寫中文音譯。因為我覺得把眾多的陌生洋名一旦音譯,變成一大對拖拖拉拉的字眼,在文章裡反反復復地出現,會使讀者產生混亂不清的印象。我相信,有興趣看這篇文章的讀者必定是有高等教育的人士,大家一定會同意我的做法。]

 

 

1、象牙塔 (1882)

 

“在科學裡面,所有的無知是壞的;所有的知識是好的。…人類最偉大的冒險是,去探求從來不知道的,或者是不明白的事情。只要能夠學到一些以前是屬於黑暗哪一部分的事情,並且把它用文件記錄証明了,那就是一個足夠的勝利。”¾ Freud                                

在1882年,26歲的Freud遇到了他未來的太太。這位女子名叫Martha,當時從德國漢堡來到奧匈帝國的維也納探親。Freud跟Martha同為猶太人後裔,兩人認識後很快地便墮入愛河,祕密地訂了婚。

      Freud告訴Martha,他本來是有意學法律的,但自從閱讀了哥德的á自然論ñ以後,便改變志願,決心投身科學,故此進修醫科。目前他已經是一個醫生,在現代生理學的創辦人之一的Bruecke(布魯克)教授的生理學院裡做事情,專門負責替後者做解剖切片的示範工作;他自己也已經發表了好幾篇論文。

      為了要跟Martha結婚,Freud必須要有一個薪水比較高的職位和一個穩定的前途,於是他跑去見Bruecke教授,要求後者把他升職為其正式助手。但是Bruecke教授冷冷地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按照醫學院的嚴格規定他只能僱用有兩個助手;目前他已經有了兩個助手,而且都是出身世代富有的家庭,不需要靠薪水生活的年輕醫生;他們有的是時間,大可從容不急地等著升職。

      Bruecke教授看到Freud臉上的失望表情,改用溫和的語氣問:“你以前告訴過我,你的父親是很辛苦地賺錢來供你念大學的。現在你家裡的情況有改進嗎?”

      “我家裡的情況比以前更困難了。“Freud回答道:“我的父親上了年紀,我很快就要在經濟上幫忙我的父母親和妹妹。”(Freud是長子,他的下面有5個妹妹和一個弟弟。)

“那你一定要跟其他沒有私人財產收入的年輕醫生那樣做,掛牌行醫,照顧病人。”Bruecke教授規勸他的年輕下屬。

      “教授先生,掛牌行醫不是我的志願,我從來沒有這個打算。”Freud態度極為認真地說:“我選修醫科,目的是要成為科學家。”

      “你可要知道,在今天的制度之下,只有家裡有錢的人才有資格搞純科學。”

      於是,Freud坦白地告訴Bruecke教授,他要求升職的真正原因是,他遇到了理想的女子,希望能夠儘快結婚。  

“你要結婚?“Bruecke教授的眉梢翹起來。“那位年輕的女士沒有陪嫁的嫁妝嗎?“

      “我相信沒有,”Freud回答。

      “那你還有別的出路嗎?”Bruecke教授斬釘截鐵地說:“你必須立刻回到總醫院去繼續接受各科的訓練。只不過需要四年的醫院經驗,你便可得到講師的資格。那時你就可以掛起你的招牌。維也納需要好的醫生。“

      Bruecke教授的拒絕使年輕的Freud覺得有如面臨世界末日般的氣餒。可是,他的未婚妻Martha願意等他,等到他能夠掛牌行醫的那一天才結婚。

 

2、搜索的靈魂(1882-1886春)

 

讓這作為我的警惕,我永遠不能把事情簡單化。在一種疾病之後有其他的疾病,在這些疾病之後又可能有第三層的騷亂。”¾Freud

     

“思想屬於精神,腦解剖屬於軀體。可是,人的腦子是怎樣想他的思想的?這是個難題。”¾Freud

 

過後的三、四年,Freud是在維也納總醫院度過的。當年的維也納總醫院是世界最負盛名的醫院和醫學研究中心之一,奧匈帝國各地的出名醫學教授均雲集在那裡。

      Freund先後在外科手術、內科和皮膚科部門實習過,但他感覺得他自己的天才不在那三方面。後來他到Meynert(邁爾特)教授主持的精神病室(psychiatric clinic)去實習。Meynert教授最重視的是腦解剖。Freud對腦解剖的工作很感興趣,但照顧病室的精神瘋癲病人使他感到心身疲乏。由於治療無方,又無法探知病原,那些病人最終還是被送到瘋人院,或者是被關入監獄,有些甚至是自殺而斃。Freud在冥冥中覺得,這些瘋癲病人都來得太晚了。

      那時,Freud的好朋友是Breuer(布若爾)。Breuer是當年維也納有神醫之稱的神經病專科醫生,比Freud年長14歲,也是猶太後裔。一天,Breuer 向年輕的Freud 詢問精神病院裡的工作情況。Freud搖搖頭,憂悶地說:“我們給病人洗熱水澡、吃鎮靜劑、送他們到療養院休息。我們只能給病人幾天、頂多幾個星期的赦免。但我們不可能像外科手術那樣,把有病的那一段切出來,然後把傷口縫好。我們也不可能像內科那樣,用藥劑來消退病人的精神高燒。腦解剖沒有提供我們一種治療方法。”

於是,Breuer勸悶悶不樂的Freud:“你應該轉到神經病(nervous diseases) 部門去。你在那裡才會找到你的前途。”

 

從他的好朋友Breuer那裡,Freud第一次聽到神經病與性有相關的事情。一個夏天的晚上,他們兩人在街上步行著,忽然有一個男人走過來,把Breuer拉到一邊,低聲地說了一些話。事後,Breuer告訴Freud:“那是我的一個神經病女病人的丈夫。可是,我無能為助。這些病症都是臥房凹處的祕密。”

      “你這是甚麼意思?”Freud驚訝地問。

      “臥房凹處是婚姻之床的所在地。神經病症從這裡開始,也在這裡結束。”

Breuer解釋說:“這些病症都是婚姻床上的祕密。”

      Freud在想了一陣子之後說:“你不曉得你剛才所說的哪句話給了我多大的震驚。”當時的Freud雖然已經是醫生,他雖然已經解剖過20多具女性屍體,但他在性事方面仍然是純然無知。因此他無法想像得到,結了婚的夫妻在床上會出問題。

 

果然,Freud在神經病部門找到了他自己喜歡又適合他的科目。引起他最大的興趣的是該部門裡面的歇斯底里病人。病房裡的歇斯底里病人清一色都是女人。那是因為當年的醫學界認為只有女人才會患歇斯底里病的;“hysteria“(歇斯底里)一字來自希臘文的hyster,字意為子宮;男人沒有子宮,所以男人不可能患歇斯底里病。

對Freud來說,歇斯底里病症富有挑戰性。他觀察到,醫生有的時候要使用演戲般的技倆來騙病人。例如,有一個住院數個月的女病人,兩腿癱瘓,但腿的反射功能正常,身體亦無病痛;後來醫生給她打了一針水,同時恐赫她打針後半小時便會斃命;打針後女病人卻立刻恢復走路的能力。但是,有的時候醫生自己也會被騙。例如,他自己曾把一個女病人診斷為歇斯底里病,但病人在數天後死亡,經解剖發現真正的死因是癌症,原來歇斯底里病與致命的病同時存在。類似的例子很多,使Freud下了決心,歇斯底里病值得深入研究,它與腦解剖同樣的重要。

 

在1885年的1月,Freud把他申請講師頭銜(德文:Dozentur)的申請書遞進維也納大學的醫學院,請求醫學院的教授批准他為神經病理學的大學講師。按照當年德語醫學界的制度,有了大學講師頭銜的醫生才能成功地自己掛牌行醫,才有資格在大學裡講學。同時,Freud又向醫學院申請旅行獎金,因為他希望在掛牌行醫之前能夠有機會到巴黎的薩伯里醫院(Salpetriere)去,跟著名的神經病醫學家Charcot(沙考)醫生進修神經學。Freud焦急地等了好幾個月,終於在是年6月接到喜訊:他的兩個申請都獲得批准。

      Freud在1885年的10月到達巴黎。他在薩伯里醫院裡度過的半年是他學醫生涯中最令他振奮的一段時間。

      薩伯里本來是一家貧民收容所,在Charcot的主持下才變成一家完整的醫院和培養年輕醫生的訓練所。Freud從Charcot那裡學到了男性歇斯底里病症和催眠術,兩者都是他在維也納所得不到的。

      最令Freud感到興奮的醫學經驗是,他從旁觀察Charcot怎樣把歇斯底里的男病人有系統地向年輕的醫生作示範。眼前的男病人使Freud回想起那些他在維也納總醫院的神經病部門實習的14個月裡面所遇見過的男病人:如那個兩腿癱了但卻能移動腳趾的;那個患不語症卻無原無故地恢復說話能力的;那個頭和兩肩都像癱瘓了卻仍然能夠自己呼吸的…。遺憾的是,那些男病人均被醫生診斷為軀體有病,當作器官病來治療。多麼大的錯誤!

      在Freud離開巴黎前的一個星期,他被邀請到Charcot的家裡出席一個宴會。在宴會中,Charcot向客人講述他當天所診治的一對年輕夫婦,女的患了數種嚴重的神經病症,她的丈夫是個性無能。

      一個客人好奇地問:“Charcot先生,你是否暗示,那位太太的病是由於她先生的性無能而引發的?”

      “在這種病症裡面,問題永遠是出在性器官那裡,永遠,永遠,永遠是!”

Charcot很激動地答道。

      站在一旁的Freud,聽了這席話,立刻憶起他自己的好朋友Breuer三年前對他說的那一句話:“這些病症都是婚姻床上的祕密。”現在,他從Charcot那裡又再次聽到相同的意見:神經病與性有連帶的關係!

     

Freud在1886年的春天從巴黎返回維也納。在歸途中,他回想過去四年的經歷:他的經濟拮据、生計艱難、辛苦掙扎,日子過得像在沼澤中走路那樣的緩慢。現在,他已經成為中歐地區具有最完善的訓練的神經病專科醫生之一;他相信他的沼澤路應該算是走完了,他可以開始活人生。他有很大的野心,希望將來成名,他的名字會被刻在石頭上,不為人所忘。可是,目前最要緊的事情是,在年底前能夠賺到足夠的錢,讓他可以跟Martha結婚。

 

3、遺失了的阿特藍提斯島(1886夏-1890) 

 

歇斯底里病人的痛苦主要來自往事的追憶。“ ¾ Freud 

 

潛意識將成為我人生的折射場。它將可把人類行為的病原和治療作出科學化的辨別與描繪。”¾ Freud

     

Freud在1886年的5月滿了30歲。是年的9月他便與訂婚已有4年的Martha結婚。結婚前他在一棟名叫“Suehnhaus(德文意為贖罪屋)的公寓大廈租了一所公寓。他跟隨當年維也納醫生的傳統作風,把他的診所和住家設在同一個地方。他在新居的大門外掛了一塊黑底金字的牌子:

 

      “Privatdozent Dr. Sigmund Freud(大學講師西格蒙、佛洛伊德醫生)

 

      除了下午在私人診所看病之外,他上午在Kassowitz(卡蘇維斯病院)的兒童神經病部門工作,這個部門是由他負責創立的。

      在Freud開業行醫後的第二個月,維也納的一位婦科醫生Chrobak(科白克)把一個女病人Frau Pufendorf(普芬度夫太太)介紹給他。可是,Chrobak醫生預先警告

Freud,那是一個很辣手的女病人。Pufendorf太太在肉體上絕對沒有任何的病痛,但一天24小時都要知道醫生的形蹤;她雖然是一個結婚已有18年之久的女人,但她的處女膜仍然完整,原因是她的丈夫一向性無能。

      Freud進一步向Chrobak請教,除了給這個女病人服用鎮靜劑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治療方法。Chrobak只管搖頭,然後用拉丁文寫了一個處方:Rx: Penis normalis dosim repetatur。(翻譯:正常的陰莖,重覆藥量。)

      Freud素有習慣,晚上繞城作一個長的散步,一邊散步一邊思考。那天晚上他在散步途中不斷想著Chrobak日間隨手寫的處方,耳邊又響起Breuer以前說過的,“這些病症都是婚姻床上的祕密”和他在巴黎時聽Charcot講的,“在這種病症裡面,問題永遠是出在性器官那裡,永遠,永遠,永遠是”。Breuer,Charcot和Chrobak這三位經驗豐富的醫生都那樣說,但在有史以來的科學書籍與專題論文裡面,從來沒有人公開聲明過,一個人的性生活會影響到其肉體的健康,或其心理、神經的安穩狀態,男女皆一樣。

Freud的腦海裡出現了一連串的問題:在一個如此激進和不體面的觀念裡面,可不可能有醫學真理的存在?假如有的話,又怎樣去找呢?可有實驗室,可以讓他在那裡像解剖人腦那樣來解剖性交行為的現象?

      Freud每天都到Pufendorf太太的家去看病,但他實在沒有辦法把這位神經病女病人醫治好。他曾有意在Pufendorf太太的身上使用他在巴黎學會的催眠術,但再三考慮之後,還是決定不那樣做。

 

      過了不久,Freud被維也納醫學會邀請去作有關男性歇斯底里的專題演講。當天有名的醫學教授和許多醫生都前來聽講。Freud把他在巴黎所得到的經驗和一些病症例子講述出來。演講完畢後,Freud以前的上司,權威性的Mynert教授當場站起來,嚴厲地貶斥Freud所說的是胡說八道的巴黎入口理論;世界上沒有男性歇斯底里的存在。

      在過後的日子裡,Mynert教授繼續不斷地攻擊Freud的男性歇斯底里病的理論。年輕的Freud成為奧國醫學界的笑柄,他被同仁譏笑為是一個輕信、易受欺騙、不負責任的人。同仁的排斥態度使Freud覺得,他自己如同那個遺失了的阿特藍提斯島一樣,孤立無援地被遺忘在海底。可是,就在這段被同仁孤立的期間,一個新的女病人替他打開了前途的大門。

Freud發現了潛意識。

      這個女病人是Emmy von Neustadt 太太,簡稱為恩美太太,是Breuer介紹給

他的。恩美太太是一個守寡了14年的寡婦,患了嚴重的神經病。她主要的病徵是:她會忽然發生幻覺,見到恐怖的惡形惡物;這時她便舉起手去抵擋,嘴裡喊著:“停住!不要說話!不要碰我!”然後她的顏面抽搐,從齒縫間發出“嘀、嘀、嘀…”的奇怪聲音。

      這一次,Freud決定試用催眠提議術。他先把恩美太太帶進催眠狀態,然後叫後者把過去的回憶說出來。他針對恩美太太所述說的每一個回憶,對後者提出怎樣抹掉記憶的建議。這種治療法是Breuer醫生以前在其病人Pappenheim(巴本翰)小姐的身上使用過的“講話治療法”,只是Breuer中途把治療法廢用了。Freud每天替恩美太太診病二小時,通過催眠提議成功地消除了後者許多的恐懼和困窘;但他認為他自己只佔其中一半的功勞,另外的一半是屬於病人自己的。

每天晚上,Freud把日間診治恩美太太的事情,猶如作地形測量圖那樣,詳細地記錄下來。診治了6個星期以後,Freud把他的結論告訴Breuer:“很顯明的,恩美太太有兩個分隔開來,完全不同的意識狀態;一個是顯露出來的,另一個是潛伏起來的。在過去的6個星期來,我觀察著這潛伏的‘第二力量’的運作過程,窺見了一個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從來沒有被人探測過的大陸。這是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科學研究範圍。”

      潛意識的發現使Freud覺得自己仿佛是十五世紀的西班牙探險家巴波亞(Vasco de Balboa)發現了太平洋似的。興奮、驚奇、慌亂、驚恐的思念在他的腦海裡波濤澎

湃地翻滾。眼前這片無邊無際的大海洋有沒有陸地的盡頭?船在這片深無底的大洋上航行會有生還的機會嗎?

      潛意識的發現使Freud達到肯定:那些曾經被他使用催眠術幫助過的神經病病人均具有相同的病原;如那個不能夠給嬰兒餵奶的母親、那個不能走路的男商人、那個晚上不能留在房間裡而要半裸地跑到街上去的年輕姑娘;他們的病均是由於一個梗塞在他們潛意識裡面的念頭而引發的。到了這時,Freud再沒有疑問,神經病是一重很嚴重的病;它可使一個人失明、變聾或變啞;它可使一個人的手腳癱瘓或全身痙攣;它甚至可以像血中毒那樣對病人有致命的危險。

      為了改良他的催眠提議術,Freud在1889年專程到法國的南錫城(Nancy)去拜訪當年以使用催眠術出名的南錫派的兩位醫生,Bernheim(伯恩翰)和Liebeault(利佈特),希望從他們那裡爭取到第一手的經驗。可是,南錫之行叫Freud失望,因為南錫派的兩位醫生只注重消除病人的病徵,卻完全沒有興趣探究病的病原。

      Freud不禁自問:為什麼Charcot,Bernheim和Liebeault等先驅者在瞥見人類的精神黑穴的那一際便止步不前?他們是否不願付出代價?

      Freud下了決心,他要進入這個精神黑洞穴去,在那裡探測潛意識那片黑暗大陸的地形。他把每一個病人的病例都仔細地記錄下來,然後加上他自己的推測、意見和評語。從每一個案子那裡,他都學到有關潛意識的新知識;從每一個案子裡,他都洞察到潛意識的精靈運作。

      到了1890年,潛意識成了Freud的精神激情和生命的北極星。

 

4、精神的黑穴 (1891-1895)

 

“顯現在今天,原因在過去的歲月裡。”¾ Freud 

不要等問題來找你…,你自己去尋找他,做攻擊者。“  ¾ Freud   

沒有性功能的騷亂,神經衰弱症和類似的神經病不可能生存。”¾ Freud 

性無能的男人往往給他們的女人帶來神經病:性冷感的女人常會使她們的丈夫發展神經病。“  ¾ Freud 

                  

那個時代的維也納人習慣終生住在同一個地方,鮮有搬家之舉。可是,Freud在1891年打破了這個維也納社會傳統,他搬家了。

是年,他和Martha的第三個孩子出生,家裡的人丁增加到五口,又加上女佣人和他的診所,他在“贖罪屋”所租的的公寓已經容不下那麼多的人。他非得搬家不可。

Freud在維也納城裡最陡斜的街道Berggasse(德文意即山坡路)的19號找到了理想的新居,並且把該樓下面分開的那一層也租來作為他診所之用;診室後面的小房間則設立為他的書房。

搬進新居後,Freud的科學研究和學術創造進入發酵的高潮階段。在他的診所裡,他是診療神經病的專科醫生;他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不斷地改進他的治療技術,終於發展了“自由聯想”的新治療法。在他的書房裡,他是科學家、學者和醫學哲學家;他利用他的新技術把光線照射到那像迷宮似的人類潛意識的黑暗深穴,終於在那裡發現了神經病的性病原。

Freud首次使用“自由聯想”是在一個被簡稱伊莉莎白小姐的歇斯底里病人的身上。他對伊莉莎白小姐解釋道:“我不要把你催眠。我今天所要用的程序是把你潛意識裡面的病理物體一層又一層地清除掉。我們可以把這個程序比喻為考古學的挖掘地下古城。現在請你開始把所有跟你病痛有關的記憶都隨心所欲地說出來。“

他讓女病人自由追憶了一陣子以後,便把兩手牢牢地放在後者的前額上,說道:“當您感到我手指的壓力的時候,請你把在你的眼簾前出現的,或者是在你的腦海裡浮現的一切都告訴我。”

經過數次的診療,Freud果然在伊莉莎小姐的潛意識的底層找到使她致病的病原:伊莉莎小姐愛上了她的姐夫;當她的姐姐突然逝世的時候,她還在心裡暗中感到喜悅,那個男的可歸她所有了;但她又因此產生自責的罪過感。

此後,Freud繼續在病人身上使用自由聯想法。他的技術日有進步。到了1892年,他無須再依賴催眠術來做打開潛意識的鑰匙;此時,他可以使用他的自由聯想技術把病人送到潛意識的最遠的角落,把那些使病人致病、被故意壓抑在潛意識裡的厭惡意念帶回到意識的強光中。一旦被抽拔回意識中,致病的意念便可有效地被消除掉,與殺滅使軀體發炎或血液中毒的毒素無大分別。

維也納的醫學界都認為Freud走進了不科學的死胡同。但是Freud在市井民間卻得了一個聲譽:他長於醫治“某一種”普通一般醫生醫不好的病。他私人診所的業務蒸蒸日上。

Freud每天可以看到8個病人之多。他必先替新病人作仔細的身體檢察,肯定病人沒有任何軀體的疾病才診療,若是有的便介紹去看專科醫生。他給每一個病人的診療時間是每次一個小時,而且他謹慎地把時間計算好,不至於會發生病人與病人碰頭的窘迫事情。

晚上他在書房裡伏案寫作到深夜二時,精心細意地研究、分析和比較日間的病例。隨著時日的消逝,他案頭的證據慢慢地堆積起來。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同一個事實:歇斯底里病症的根源在每個人的性事領域裡;此病的起因均是因為一個人的正常性生活及其發展受到騷亂。他這樣寫:“如果我們能夠找到方法,把那些因人類的天然性慾受到挫折而引發的病症醫治好,我們可以減少神經和情緒的病,甚至在肉體的病痛那方面也會有所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