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少數的概念和現況

 

性權專欄 

性少數的概念和現況[1]

阮芳賦[2]


[1]台灣性教育協會第七屆第一次會員大會暨學術研討會, 2005528,臺北,醫學院102講堂講

[2] Fang-fu Ruan, M.D., Ph.D., FAACS, ruanff@yahoo.com.,美國舊金山“高級性學研究院”(IASHS)教授

“美國臨床性學家院”奠基院士(FAACS),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客座教授, 臺灣性教育協會顧問,臺灣性學會顧問,香港大學名譽教授。

 

性權專欄

性少數的概念和現況[1]

阮芳賦[2]

 

1.性少數的概念

(1)歷史引言
 
在世界上本來就豐富多彩的的人類生活中, 在性的欲求方面, 也有一些人,與眾大不相同.例如,有的男人把女人的內褲作為發洩性欲的主要對象;有的男人會把私處突然在街角掏出來,顯露在不相識的路過的女性面前, 以發洩性欲,等。這些人長期被貼上了一些帶有嚴重貶義的標籤,例如被稱為性倒錯”, “性異常”,“反自然的性行為”,“不正常的性行為”, “病態的性行為”, “反社會的性行為”,“性變態”,等等。 在這些標籤中,性變態是目前還很通用的說法,許多的專業書籍和文章中,隨處可見。
 
實際上這種貶義標籤是大有問題的。
 
第一,你會發現被貼上這些標籤的人很多。在不同的書中,你會發現,諸如戀物癖,易裝癖(異裝癖),陰部顯露癖,偷窺癖,施虐與被虐,屍奸,獸奸,排糞淫,排尿淫,穢語淫, 變性癖(易性癖、異性癖),等等, 數以十計,數以百計[3],全都網羅在內,打擊面很大,甚至在不久之前,同性戀也羅織在內,而雙性戀,也有同性戀的一面,應該也難倖免, 這樣一來也許85%的人, 都有可能被貼上這種標籤(據稱絕對異性戀者也不過只占全人口的15%),豈不荒謬;
 
第二, 在性欲和性行為上,斷言正常與不正常是很難的事,甚至是莫須有的事。將哪些性行為列入正常的,哪些性行為 列入異常的,是大有爭論的。有個認為手淫是正常的,有人卻貶之為異常的;有人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有人卻至今斥為變態的,以至不道德的、犯罪的。況且,一個男人對女人的內褲有性興趣,只要他不去偷、不去搶別人的內褲,與你何干; 一個人的性興趣和大便、小便連在一起,,只要他並未強迫他人參與,又只在私下進行,與你何干;兩個人自願通過施虐與被虐在來享受性快感,又與你何干,你有何權利去干涉、禁止;醫學家、心理學家、性學家們,又有何立場給他們貼上不雅的標籤? 過去做錯了,現在就應該採取措施加以糾正。
 
1973年,美國精神病學會理事會確信,同性戀不是一個精神疾病。並聲明說:“同性戀本身並不意味著判斷力,穩定性,可信賴性,或一般社會或職業能力的損害”.1973 12月美國精神病學會約1萬名會員就“同性戀是否屬於精神疾病,是否屬於性變態”問題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結果: 58%( 5,854票)的精神病學和臨床心理學家支持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或性變態,而應屬於少數人的正常行為(38%仍堅持傳統的疾病說,其餘人棄權)。美國心理學會代表大會也通過投票,贊成美國精神病學會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分類中刪除的行動,並進一步呼籲“所有精神衛生專家發揮領導作用,消除長期以來與同性戀性傾向有關的偏見”。
 

然而,其他的性變態又待如何呢?

 

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現代性學大師瑪斯特斯&詹森、莫尼在他們的著作中用paraphilia來取代“性變態一詞[4]。“para-”就是副交感神經中那個字,也就是甲狀旁腺中的那個字。philia就是“愛智”(哲學,philosophy)中的“愛”字。所以,paraphilia 可以譯成“性副態”、“副性態”、“副性欲”、“旁性欲”、“性旁態”、“旁性態”、“副性愛”、“旁性愛”之類。聽起來比“性變態就好多了,沒有那末重的貶義了。為了更好地瞭解它,並在詞型上與性變態相比照,以下就用“性副態”這一譯名。

 

然而,對於當事人來說,還是不那末令人滿意。為什末別人才是,我們就是呢?旁門左道也是頗有貶義的呢。所以,一個新的替代詞出現:性少數(sexual minority, erotic minority)此詞的使用,帶有要求社會尊重少數、保護少數、平等對待少數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