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

性學家
海蒂
《環球時報》記者的專訪,20051123日,北京

雪兒·海蒂(Shere Hite,又譯海特),美國知名性心理行為和兩性關係研究專家。1942年出生於美國密蘇里州,從佛羅里達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又在日本獲得國際關係博士學位。她不僅是著名的學者,爾且還是著名社會活動家。自20世紀70年代起极投身婦女解放運動。她在紐約曼哈頓建立“海蒂調查研究所”任所長之職。研究所後來遷至巴黎。主要著作《海蒂性學報告》,由三卷組成:女人卷, 1976,男人卷,1981,情愛卷,她在書中運用了大量直白、未加修飾的原始談話記錄,內容涉及男女在性問題各領域中隱私的、羞於出口的狀況、體驗和問題,在世界範圍內引起廣泛關注,其著作被翻譯成27種語言。

她出身於保守家庭,卻勇敢地挑起了“性”話題的爭論。她說:“因為以前沒有人做過,所以我要來做做看。”

她研究男性,但更深入地研究了女性,願意站在女性的角度上研究性和兩性關係。她說:“我不是女權主義者,至今,我仍在探索男女的真正平等。”
她的研究方法並不“嚴謹”,但她認為,相比較那些科學的調查量表,有如面對面談話般的開放式問卷,更能讓男人、女人鬆弛下來,在伴侶已經睡去的深夜,悄悄開燈填寫。
1117,國際知名性學家、暢銷書《海蒂性學報告》的作者雪兒·海蒂首次正式來到中國。23日在下榻的酒店,她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
“我希望帶給中國女性一份禮物,幫助女性與男性建立良好的關係”。
性和諧,女性自己創造

從採訪一開始,海蒂就強調自己不是那種搖旗呐喊的女權主義者,她願意傾聽兩性雙方的聲音:“只不過,有時候我的思考可能會站在女性角度上。”按照自己對性、對男人和女人的理解,海蒂將這些問卷排列組合,表達出了這樣的意念:人們應該大膽說出性感受,大膽追求“性”福。
“您知道嗎?在中文裏,‘幸福’與‘性’福同音。”
“那真是太有趣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們也同義呢。”聽到記者提到這樣有趣的諧音詞,海蒂臉上的微笑也變得生動起來。
“怎樣才是和諧、幸福的兩性關係呢?”
海蒂的回答更側重於女性感受:第一,瞭解自己的身體,知道在什麼性愛狀態下,身體感受最強烈。“當然,這需要摸索和訓練。不過事實上,很多女性羞於面對自己的身體需求,從未想過瞭解自己。30多年前是這樣,今天仍然如此。”
第二點在海蒂看來非常重要,她認為女性也要有自己的收入,能主導自己的生活。“只有整個意識都獨立了,你才能確定自己想要什麼,才敢於在性上有要求、有追求。”
第三點是尋找開放、包容的伴侶。海蒂始終認為,性雖然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但愛卻是,性和愛能帶來女人最大的幸福。當男人無法用足夠開放的心態來包容你的時候,千萬不要以為你能通過婚姻生活改變他,“你能做到的,只是找到一個屬於你的人,改變你自己的命運。”

美國,80%的女性自慰

海蒂反問了記者一個問題:“不知道自慰這個詞翻譯成中文應該怎麼說?是用手做愛嗎?有男女的不同嗎?”
記者一時語塞。海蒂說:“我理解的自慰,是讓自己滿足的意思。男人可以用手,女人則可以通過任何方式,撫摸、幻想、交流。只要適度,在任何一個性學專家眼中,這都是一個美好的詞。在美國,80%的女性有過自慰經歷。”
海蒂說,她之所以強調這一點,是因為在傳統的兩性關係模式中,性愛應該由男人主動,而女人只能壓抑自己。“很多時候為了迎合男性,她們還會偽裝性高潮。”其實,女性完全可以通過自慰達到性滿足,也可以更瞭解自己的性興奮點在哪里。
“而男性如果能多理解女性的需求,男女之間性的交流活動便會更順暢。”海蒂認為,女性如果常以假裝性高潮來迎合男人,雖然其中有善良的動機,但實際效果並不理想,裝的終歸是假的,男人能看得出來、感覺得出來。時間久了,男人反而會懷疑自己的性能力,他會想為什麼她老是假裝性高潮,難道是我不行嗎?
“在追求性高潮這一點上,完全沒有必要追求男女同步,也不必每次都有。高潮並不是性生活品質的惟一指標。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特別是已經建立了長期的情感和生理默契後,做愛時溫存、愛撫、嬉戲的成分應該逐漸多起來。”

色情作品誤導年輕人

在海蒂的書中,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美國,離婚率急升,性解放、性自由、同性戀,嬉皮士盛行。越來越多受過大學教育的婦女,一方面參加各種示威爭取平等,另一方面,在現實生活中,她們仍不得不掙扎于傳統的照料男人的地位中,還要努力尋求他們的關注和許可。

“有人告訴我,現在中國婚外戀、試婚、離婚、同性戀也很多,婚戀性愛現象跟美國很像。在中國年輕人中,《欲望城市》那樣開放的觀念很受歡迎。我雖並不瞭解中國實際情況,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們所看到的並不是美國性愛狀況的全部。”
海蒂特別強調,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是很保守的,不可能天天把性遊戲掛在嘴邊上。海蒂還認為,目前氾濫於網路的色情影視作品正在誤導年輕人。
“我當然希望中國年輕人追求真正的性解放。但那不是擁有很多性伴侶,而是男女之間真正的平等——互相理解,交流,信賴,共同分享性的快樂。”
(責任編輯 王展)

性學大師海蒂在華師大
大學生提問性學大師不高興:我只研究女性的性高潮
新聞晨報 2005-11-26 11:18:30 上海

“很抱歉,我不能回答。”昨天,性學大師海蒂在華師大開講性,講座中不少“敏感字眼”讓現場學生紅了臉。在與觀眾的互動問答階段,面對10余名觀眾的問題,性學大師除了說謝謝,更說了不少個“對不起”。她不停地“提示”在場者,提問請具體、再具體一點,希望與大學生能進行更為直白的對話,然而大學生似乎羞于如此公眾而直白地討論性話題。
講座現場:敏感字眼讓學生“臉紅心跳”

昨天晚上7點,當海蒂出現在華師大大學生活動中心的演講廳,現場立刻一片譁然,“她哪里像63歲,簡直像36歲!”一位男同學不禁驚呼。隨即不少早有準備的學生拿著數碼相機沖到最前面,“她挺有魅力的”,一位女生小劉告訴筆者。現場一片亢奮。

昨天現場8成以上是女性聽眾,來了的男生表示不少室友都不好意思過來,聽一個女人來談性。海蒂在講授自身研究時,演講中開始頻繁地出現一些兩性方面的“敏感字眼”,這讓現場許多原本全神貫注的學生開始停止記錄筆記,不少女生還低下頭、竊竊私語起來。“天哪,大庭廣眾之下說這些辭彙,聽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女生忙著用手捂著發燙的臉,連連表示“太露骨太露骨”。在場不多的幾位男生也表示,同學朋友在私下都不敢談論的話題,居然當著幾百個人說出來。現場有不少學生低著頭開始退場。

互動問答:“問題太大”讓大師“無法答”

“好不容易捱到她講完了性高潮,本想問點專業方面的問題,沒想到卻被她打回來了。”華師大心理系研三學生肖雲(化名)在講座後的提問中有點鬱悶。在一個小時的演講後,現場開始了互動問答,可當第一個聽眾提出“生活中的一些挫折感經常會影響夫妻之間的性生活,你怎麼看”時,海蒂似乎有些生氣地回答:“你這個問題太大了,我只研究女性的性高潮。”此言一出,引來了全場一片譁然。

昨晚的問答似乎始終處於“答非所問”的狀態。筆者粗略地算了一下,在台下提出的十幾個問題中,海蒂大多數的回答都是“對不起”、“問題太大、請具體、再具體一點。”現場也隨即開始出現不滿的議論,組織者表示可能是翻譯上的問題,並一度中斷了問答。直到最後有兩三位聽眾提到了“具體問題”,海蒂這才來了精神,饒有興趣地回答了起來。

學生感想:大庭廣眾難以提“具體問題”

到了925分,海蒂結束了最後一個回答,神情疲憊地宣佈提前散會,不少人搖著頭走出了會場。“我更關心的是一些倫理學以及性教育方面的問題,可她很少涉及。”一位心理系的女生表示,似乎和海蒂“隔了一層紙”。女生小徐則告訴筆者,平時逛書店看到她的書都根本不好意思翻看和購買,“在眾目睽睽之下談這麼敏感的話題,簡直不可能。如果私下裏能單獨交流的話,我或許還會問些私密問題吧,其實我還蠻想多知道一些的。”

“中西方對於性的觀念還是有差別的,海蒂可能更希望和學生們交流一些感性的東西。”國家職業心理諮詢師趙雙海表示,這些問題對於學生來說還是很隱秘的,當眾說出來確實有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