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金華與何春蕤的通信

何春蕤與鐘金華的通信
(2006年2月7日)

鐘金華給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的信
Dear friends:
很榮幸拜讀貴研究室之書籍,
讀起來有頗有大開眼界之感,
本人從中受益許多,
感謝性/別研究室出版這麼多好書。
在《性侵害性擾之性解放》一書中,
〈禽獸之腹〉一文p67第15行中,
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對阿拉帕許(Arapesh)美洲印地安人的知名研究……
此敘述應是有錯誤之處,
因為阿拉帕許(Arapesh)部落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島,
Margaret Mead幾乎一生都在南太平洋群島做研究,
本人在閱讀其他文章時,提及Arapesh部落都是與新幾內亞島作連結,
所以此處應是有錯誤之處。
提供給貴研究室參考,可針對原文或翻譯再進行校正。

<性騷擾防治法>已在2006.02.05上路,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相信也會帶來另外一波變化。
我是一位國小教師,任教六年級<高年級>,
我與我班上的每一位孩子在每天放學前都會來個擁抱,互說「我愛你」,
<性騷擾防治法>一上路,
任何與騷擾有關的言語、肢體動作似乎都必須成為另一個度衡量,
每天我對孩子加油打氣、傳遞溫情的擁抱肢體動作,
想必在開學後<現在為寒假期間>將成為另一個話題…(全文詳見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