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色情的理想國-天體營

性學大觀園

 

 

 

沒有色情的理想國-天體營

 

張隆基

 

 

 

前言

 

裸即是色,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人生下來,意識到必須穿上衣服遮去羞恥的那天開始,就不時不刻受到「煽情」、「色訪」、「性幻想」、「偷窺」、「性禁忌」的撞擊,像佛家的木魚聲「喀喀喀」敲個不停,天天釘著你不能逾越尺度,謹守分際,色是惡魔的化身。

 

然而「色情壓力」無所不在,海報上的羅紗裸女,雜誌上噴霧的性感畫面,服裝Show上近乎三點全露的高挑美女,鋼管上丁字褲特技的豔舞媚女,在脫與不脫間,千變萬化,更是色情洋溢。

 

女性主義對於將女體物化痛加撻伐,尤其是裸露取悅男性更不以為然。

 

最近在報載二篇插圖,其一是「天體奇觀」,數千位智利民眾上月30日在聖地牙哥森林公園自願寬衣解帶,協助攝影師圖尼克拍攝集體祼體照片。

其二是「赤裸反戰」,美國和平運動組織「赤裸的見証」本月4日在加州北部雷伊斯角山坡上,裸體排列出「不要戰爭(NO WAR)」的英文字樣,表達該組織反對美國攻打伊拉克的立場。

 

同樣的裸露,不同的構圖,却有不同的境界,相去十萬八千里,裸體不再僅是為色情的發聲,透過裸體可以表現藝術,反抗政策,也反應人類追求自然健康的心聲,「天體營」的組織,長期以來,得到人類的呼應與文明的認同,就是這一種思惟。

 

 

天體營之巡禮

 

民國九十一年九月初,我初次踏上天體營的海灘之後,並連續再

 

去了三趟,每次約四個小時和海灘成員一樣脫去衣物,舖上小布毯,擦上防晒油,享受日光浴、看書,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在偌大海灘上,有數以百計的男男女女,年少年長年齡不拘,黑人白人,色種都有,只是黃種人少有駐足。

 

  天體營座落在溫哥華市西邊靠近海灣的一處海灘,必須穿過一片樹林,約五分鐘的路程才得以走下海邊。入口處貼有禁止攜帶食物,污染海的禁令,但未明顯書寫天體營的字眼,但熟悉的遊客知道這是天體營的入口。

 

  在入口附近,正面對著溫哥華著名百年歷史的大學,簡稱U.B.C.大學,是人文薈萃之地,本地區房地產因為校區因素,而且面臨海邊或許又有天體營之故,房地產特別的昂貴。

 

  入口附近,車輛每日擠得滿滿,只要開車途經海邊公路,路旁停滿很多車輛連綿一二公里者,視途老馬就告訴你沿山邊小路而下,每條路都可下去海灘,到了海灘就是天體營區了。

 

  天體營非常的遼闊,大部份集中在沙灘邊,但有些不願被打擾者,就選擇在非海灘的沙岸上或臨樹林邊,各取所需,極目望去海邊沿線約兩公里都是裸體者活動的足跡。

 

  每個來到海灘的人,都背著背包簡單的涼鞋攤開背包內的毯子、書本,甚至搖床,然後衣服一脫,再拿出防晒油全身一抺,就開始享受天體之樂。

 

  在這裡裸体者以白種人為多,間或有黑人及其他種族人士,天體活動是他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享受。來此念書大陸人不少,曾看到兩位大陸少女穿著泳裝穿梭在海灘間迴盪,一副「嚐鮮」的模樣,未下水,逛一圈後,穿上便服,完成天體營巡視之壯舉,就走了,她們應是今生第一遭吧!

 

  在海灘上除了日光浴的人們外,動態活動也沒閒著,有在海邊玩滑板,也有玩美式足球,若看到帶樂器者那就熱鬧了,一群人喝著飲料,忘情高吭的歌聲,都引來成串的掌聲,玩的盡興,甚至跳到石頭上,跳舞兼指揮,任情揮洒。

 

  這裡有家庭式活動,全家老少分組玩排球對抗,老中輕三代,其樂融融,健康的銅體,歡叫的呼聲,無拘無束的有如日本「家族泡湯」模式,雖不盡相同,但有異曲同工之效,健康又快樂。

 

  有一種高昂的呼叫聲迴盪在海灘上,他們穿梭在人群中提供食品飲料的服務,那是海灘的販食人員,他們金黑的皮膚,熱情叫喚聲,時而嘻笑,勤打招呼,串聯所有營區成為一家人,當在口渴或飢餓時,隨著他們的呼喚聲的接近,可適時取得最佳的服務,同時也維護整個營區的乾淨和衛生。

 

  營區開放的時間非常的長,從早上天亮到晚上九時天黑時,平均溫度約在20度C,潮汐漲退有序,増添情趣,潮來潮去,人潮也一波的來,一波的去。其中也有好奇的人士夾雜其中,游目四顧,好奇的盯一片片美麗的胴體,觀光客正是天體營的景緻之一,他們穿著整齊的衣服,在天體營中顯得突兀,但却一點也未打擾天體營成員悠閒心態。

 

  在天體營中不必然要褪掉所有衣物,著短褲也行,要穿上衣物也行,只是這是裸體者的天堂,裸體者可以盡情放浪,拋開世俗的拘束,縱情山水,無須任何禁忌,不須顧及「隠私」,他們男男女女,以「大字開」晒著日光浴,身體的每一吋肌膚都和陽光密切接觸。

 

  你無法拋開視線,不去接觸到男男女女的身體,在天體營中身體是公開攤在陽光下,強迫式也好,非強迫式也好,男女無私密,男性性器官大大小小,愰過你身邊,女性性器官也在你購食時她就在你眼前,身材凹凸玲瓏,肥胖或瘦小,陰毛稀疏或黑密卷鬆一一俱全,你不須「偷窺」也不須迴避,人體最自然的面貌,未經修飾雕塑,正如海灘的面貌,原始而親切,樸實也迷人。

 

 

 

迴響

 

早年,從報章雜誌看到香氣四溢的「天體營」的報導,心中充滿

 

無限遐想,一生之中,若能一探究意,一償夙願,當不虛此生,因此當機遇來臨,就鼓起勇氣,拋開黃種人假道學的面具,投入其中,心中歡愉無以言諭。

 

  台灣版「天體營」活動,2002年12月號「柯夢波丹」一篇作者親身報導,「我的初次天體營」,文中敍述營區景觀不夠,衛生不好,人員不多(約10人左右),氣氛不足,撇撇扭扭,自然享受不到天體之樂,和自然海景的裸體活動的情境當然無法比擬。

 

  四天「天體營」的洗腦之後,心靈澄澈雜念全無,對男女性權自有一番領悟;享受生命之美,無分男女,撕下道德面具,垂手可得,一旦意念頓悟,幸福洋溢,感受至深。當褪去衣物,坦然面對大地,不禁詠嘆生命造物之偉大。

 

  人間情愛之真諦,受限於華服的掩飾,肉體神祕的迷惑,在假面紗的掩護下,往往真愛難求;但當平素淡妝,袒裎相見,無拘無束,舉手投足,愈見喜歡,感情自然孕育而生,此情必然樸實真誠,天長地久。

 

  市井色情刊物「Pent House」、「Hustler」、「Play Boy」經過加工渲染達到的色情效果,但若採取開放的裸體觀念,身体的禁忌及神密消失,誠如北歐諸國,還原性的原貌,身體不再是神秘的堡壘,由於身體的禁忌解除,「性搔擾」、「性暴力」相對的降低,兩性更見和諧,性教育的種子就自然散播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