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性伴侣最多?杜蕾斯的昏话

性學小品 

中国人的性伴侣最多?杜蕾斯的昏话

   

潘绥铭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 性社会学研究所  类别:性问题“社论”  日期:2005.01.15  今日/总浏览: 1/205

中国人的性伴侣最多?杜蕾斯的昏话

(2004年11月4日,北京晨报 都市新闻部 王小星Email访问。)
北京晨报记者问:近日,杜蕾斯公布了每年进行的全球性调查。其中,中国人的性伴侣数达到了19.3个。我们向您请教: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调查?

潘绥铭回答:
任何一个值得一看的“社会调查”,至少必须说清楚这样几个问题:
第一,它所调查的“总体”是什么,就是这个调查究竟包括了哪些人,又不包括哪些人。同时,“总体”必须是包括了所有这样的人,不能遗漏。例如,如果你调查的是“北京工人”,那么“北京”包括不包括远郊区?“工人”包括不包括“白领”?这些都必须说清楚。
第二,它使用什么方法进行抽样(即:究竟是如何选中那些被调查者的)。如果是随机抽样(保证每个人都有同样的被选中的机会),那么这个调查的结果就足以代表所有被调查者的情况。如果不是,那么其调查结果就只能反映出那些被选中的人的情况,却根本无法反映出类似的所有人的情况。例如,如果你没有进行随机抽样,仅仅是找到1000个“北京工人”来调查,那么无论得出什么样的统计数字,都只能说:这1000个人是这样的,绝对不允许以此来说“北京工人”如何如何。因为其他“北京工人”的情况,你根本就没有调查到。
第三,它究竟是使用什么方法来进行调查的。杜蕾斯是网上调查,那么请问:如果我这个男人非要回答说我是个女人,你怎么能够知道我在撒谎呢?如果连男人女人都无法判断,那还调查个屁!
总之,杜蕾斯的调查根本无法回答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所以我“连眼珠都不转过去”(鲁迅之语)。尤其是,我还没有傻到轻信商人的话的地步。
北京晨报记者问:您认为,公众对各种各样的这类调查结果应该如何看待?
潘绥铭回答:哈哈一笑,就像看到手机里发来的“黄段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