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化”與一夜情

性學小品

“性化”與一夜情

潘綏銘

(本刊編輯部據《信息時報》記者2004-11-07 的報導編寫)

“性化”在中國20世紀80年代之後開始盛行,將成為21世紀中國性問題的挑戰和機遇。主
要表現為性現象的公開化、給更多的事物現象賦予性的含義、更加突出性別差異中性的方面、
性的詞匯增加、成為社會的時尚至少是很少受到反對等。
性化在中國進行得非常順利,從過去的“非性化”,到文革時期的壓抑,再到性化的巔峰。
當前中國由一個威權社會變成了一個自由社會,個人自由度甚至超過了許多發達國家。
在性現象的公開化中,最為突出的是在電視廣告上,衛生巾廣告再也不遮遮掩掩,而是公然
在黃金時段播出。這在1994年還是不可想象的,它打破了女性生理的神秘感,促使男性了解
女性。在過去時代中,丈夫對妻子的例假幾乎一無所知,就很難去了解和關心妻子的感受。
對于近年來一些最新的性話語如性感、性福、一夜情、網戀、泡妞等逐漸被人們所熟知,這
些新話語並不是新出現的,而是隨著性化過程演變而出的新命名,是性化的一種現象。它們
所對應的舊詞分別是風騷、幸福、露水夫妻、鴻雁傳情、死磨硬纏等,都是針對青年和愛情。
這些詞語並不是實踐者們自己創造的,而是傳媒加以定義與擴散,迫使人們去接受它,而喪
失了自己的思考,政府已經無法控制新話語的傳播。
對于一夜情主要特征是“邂逅相逢”、“就性論性”和“互不糾纏”,而並非很多人認為的
“來者不拒”、“毫無情感”和“概不負責”的買賣淫。
首先,“一夜情”在自己與對方的關系中,真正實現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其次、“一夜情”在自己與其他相關者的關系中,實行“我活,也讓別人活”。因此才互不
糾纏,也就是在行使自己的權利的同時,並不去侵犯自己和對方的配偶、戀人、父母親屬等
人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