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開放行為之告解與治療意函 陳羿茨

對於「治療」與「告解」機制的運作,Giddens自有一套合理化的說詞。他站在社會秩序的規範來看待這二者,他認為「社會控制」主要不是一種控制預先存在的「偏差」行為的手段。「偏差」主要是由把自然給予的條件轉化成為能夠駕馭的條件的過程中所出現的必然結果(Giddens,2002)。

Giddens認為應當把治療理解和評價為一種生活規劃的方法論(p.173)。因為,在現代化的今天,「有能力的個體」不僅要具有一種發展性的自我理解,而且還能夠用一種源自過去的心理傳承,來協調現在的關懷與未來的前景之間的關係。治療並不是一種調適的工具,而是作為一般性的反思的表達,它盡可能地展示了現代性所造成的混亂和不確定性…詳全文…

 

 

附件: 性開放行為之告解與治療意涵.pdf